但是拿著弱者臉孔面對著老芋頭阿爾加的傷者……已經不能算是傷者的傷者,再再的刺激著阿爾加的神經。

  「要嘛,就妳自己下去找;要嘛就跟我去回報。二選一,妳自己看著辦!」乾脆來個眼不見為淨,阿爾加開始爬到篷車前端……

  「等…等等嘛!」出聲阻止看起來就想跑的人。「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丟下我一個人……」

  唔喔!阿爾加有不好的預感……

  不出所料,回頭就看到眼淚在眼框裡打轉了……唉呀,災難啊!

  「……」將頭埋進手掌中,用力地吐息。

  有人開始吸鼻子了。

  「……」

  「拜託……」

  「我幫妳,我幫妳!」投降似地,阿爾加只能先行下車再伸手幫忙那個骨頭散過又接回的人下車。

  「要人幫忙的話先把名字報出來!不然等等找不到妳怎麼辦?要我在這裡喂喂喂個沒完沒了啊!」阿爾加領頭走到那匹雪納瑞馬還在休息的地方,而跟在身後那個像小老太婆的女孩子則是如形容般地慢慢跟在身後。

  「芙蘭。」

  「啥?」阿爾加回過頭來,女孩瞪了他一眼……「我的名字叫芙.蘭!」

  走到雪納瑞馬的身旁,果真還是拿著超級臭臉瞪著她……伸手輕輕劃過脖子,沒膽碰臉是因為牠看起來隨時都要咬人的樣子!

  「不好意思吶。」滿臉愧疚地用自己的方式安撫著馬兒,嘴裡一直嘟囔著對不起。

  可是有人卻對這幕很不滿……「妳還要不要找東西?」

  頓。

  再撫弄著鬃毛一下下,芙蘭旋過身。

  「既然看到了,還是得表達一下歉意吧。就算不是我自願的,但撞到牠是事實!對於被撞的動物來說這都很痛苦啊!豬頭。」訓了阿爾加後,自顧自地在附近開始尋找一些可能還找的到的東西。

  豬頭?

  「那是什麼?」

傻子/機長/まゆ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