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adin of Souls
出版社:繆思(奇幻館)
作者:Lois Mcmaster Bujold(洛伊絲.莫瑪絲特.布約德)
文案請上books看,不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上次看完老公公之後就決定要抱回來,畢盡我不可能想到要看就跟表弟拿書吧,沒這麼方便。
所以在書展的時候一次抱回來了。

故事的時間點距離上一本王城闇影有段時間,人事的大風吹吹往瓦林達。
一開場就是喪禮……前大公夫人的。

失去最後身為親友的義務,伊絲塔,太后伊絲塔、瘋女伊絲塔,決定了一個逃離瓦林達的計劃,以朝聖之名為理由。
所以就這樣,前一本娶得美嬌娘的老公公,總理大臣凱薩里,在知其內心狀態的情形下支持了伊絲塔的計劃。
很順利的,非常順利的,可以離開她一直想離開的羽毛床。
反正之前已經是太笨,接著太瘋,然後太無趣,最後太遲了。

但既然出門,就不算遲…
這趟旅程算是相當舒適的了,簡裝上陣。女兒神教團兵力數名,其中包含派里爾的親戚古勤兄弟(佛達、佛羿,反正他們也跟著凱薩里去過拉喀吶了。),原信使的莉茲和一位雜種神祭司卡邦。
外加再用假名……一路上都沒有像過去一樣被禁錮住的感覺。

扣除那個夜夜騷擾她夢境的男子。

其實看了兩本下來,講的都是中年人的旅程。
但是伊絲塔的部份比較有奇幻的味道……畢盡在旅程中她的第二視覺就回來了。
不是求來的,也不是像凱薩里那樣用不幸的幸運取得的。

然後…旅程中的意外,讓她來到了跟過往有所牽連的地方-路帖茲,這個人名就如同詛咒一樣跟著她。
是扣除原本應盡的義務外,另一項應該要付起的責任。

兩個男人,共用一個生命來供養一個已逝的生命,全由巫師固執的意念支撐著。
然後就是與這兩個男人,以及給予神啟的神,與太后之間的糾扯。

過去的遺毒,間接造成現今的侵略(兩個)…這到底是因還是果?

故事就在這裡,小小的邊界要塞,在戰爭中。
實質的交戰,不論是現實的權利、神學的消抹還是……純然女性的執念。


上周花了一部份的時間看到伊絲塔派莉達去討救兵這裡。
本週一股作氣把書啃完,上面寫的可能不是很完整,後頭想到要補充什麼修改什麼那個時候再說。
畢盡剛看完,心裡印象最深的還是在於阿瑞思決定帶少部份還可以出戰的士兵們去殺掉巫師們時,送阿瑞思出門前在樓梯與神的相遇。
下面講的就會有點涅劇情了…這次在某些橋段讓我很感動。


當伊絲塔看著眼前的人,想到了路帖茲父子,想到了自己的父親。
啊…從這段的形容就知道,她看到的是誰。

當孩子該從漫長危險的旅途回家時,有哪對父母不會焦急地等在門邊,一次又一次望向路上呢?

我那靈魂偉大的孩子遲到許久,在路上走失了。

我呼喚的聲音傳不到他耳中。他看不見我窗口的亮光。他已經與我分離,又聾又瞎,步覆蹣跚了,而且沒有能牽引他的手領導他。但是妳能在他的黑暗中碰觸他。而我能在妳的黑暗中碰觸妳。我把這絲線交給妳,請把他從我去不了的迷宮裡拉出來。

我會在那裡等他,再等一陣子。

看到這裡就會想到在王城闇影裡的死去的王子,泰帝斯,那是伊絲塔的兒啊……在誘導後被詛咒推入萬丈深淵…
盼啊盼,最後盼得的還是如同所想的,死訊…伊絲塔再也等不到他了。

你的父神喚你去祂的宮庭了。你毋須準備,站在那兒,榮耀就是你的華服。祂會熱切地在宮庭門口等著迎接你。在祂餐桌上,祂的身邊已為你留下位置,席間都是有著偉大靈魂、高貴、受父神寵愛的人。

以諸神之名,路帖茲家的人知道如何死去三次,必要的話還能死九次。

在敵人之中,你的父神在你父親擺好的宴席上為你準備了盛會。就要開始了……

只要是戰爭,就沒有不面臨死亡的結果。已經死掉的人,在世上過的精彩,在死後必也有其歸處安撫。

書看到這裡,帶來的感動……就在那最後一抹微光消逝之時,與伊絲塔一併倒臥城牆。
就連最後阿瑞思的喪禮,那條代表冬之父的灰狗就這樣待在應待的地方,走都不走。誰能不與伊凡一樣哽咽?

也因為這樣,本來在佛羿身上的寵物熊所訓練的蒼蠅大軍帶給我的爆笑,最後都被冬之父帶走了。
而在最後的最後,伊絲塔也完成了雜種神所託負的工作,而雜種神也給了她應得的。
該給我覺得很圓滿的故事,但…

不.滿.足!
如果行的話,我到是希望可以看看伊凡與凱薩里倆個人的對話……肯定有趣極了。
作者怎麼沒想到讓他出場講個幾句話啊……時間都過了這麼久了,背上的傷早八百年就好了吧!而且身體在碧翠絲的照料下應該也應該健壯許多啊!

來的這麼慢,沒講上半句話本書就結.束.了!

嗚嗚~~~第三集繆思你們什麼時候才要出啊……我等不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傻子/機長/まゆう 的頭像
傻子/機長/まゆう

傻子.機長=>惰落

傻子/機長/まゆ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