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七雜八的事情一堆。搞的完全沒心情處理桌機還是照當的問題……
只不過我想大概知道是什麼樣的問題,但是到底是那幾個衝到了我還沒空試。
可是桌機這樣我又不能拿好物來平復一下心裡的那十五個吊桶……

明明就知道自己不能再煩惱這些東西了,不然頭痛不能控制……最近都只能拿比較輕鬆的書來k。
然後床頭的書已經邁向二排了,再這樣下去我的枕頭沒地方放了啦~~~~~~~~~
(天音:妳不是枕頭都放好看的嗎??)

在辦公室裡又一直被身後那隻咕咕鳥吵到煩死了!

結果為了逃離噪音源,拿著工具去實驗室做美工把左手食指又切了一道……流的是不多,也不很痛,但是傷口接近指甲再加上切的角度有點難處理,還在煩惱說要怎麼把皮給弄掉,不然清不到裡面出的傷口位置。
辦公室的美工刀又不是自家帶去的,感覺上很毒的耶……

所以說我的頭痛的問題到底是不是因為這種多重精神攻擊之下才沒辦法好??
就連它一直痛一直痛也成了壓力源之一……哇哩咧~

然後老人家現在身體狀況又這樣,焦慮的很。
今天會診的結論是可以動刀,明天早上一大早就開~~必要的話明天就得請假了,雖然我覺得不太需要(四個兄弟有三個在,大人們去處理就好)

一個週末搬來搬去的,現下連我的腰椎也跟著在痠痛了……
今年是要拖個破爛身體的一年嗎??後頭有空再去翻翻農民曆,看我今年是不是帶衰……

    全站熱搜

    傻子/機長/まゆ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