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去接小吉回來的時候,護士還問我說今天是不是抖著手寫那些同意書的。
我只能說……從早上帶著牠上課到中午送牠去醫院的路上心情都不太好過。
然後又怕車子的震動會讓牠不舒服,一路是把包著籠子的袋子勾在手臂上……這樣騎車真的不太好騎。

更不用說要把小吉放在醫院時,牠又剛好好奇的抬起前腳在四處張望……鼻頭一酸,眼淚就開始不可控制了。

看到太多人說小鼠開刀的危險性有多少了,再加上南醫生也說不怕手術怎麼樣,就怕牠醒不過來……
那個抬頭四處張望的眼神就像當初搬家時笨嘟看著我們搬東西時搞不清楚的樣子好像……也許是我想多了,可是就是忍不住會這樣想。

結果下午的考試就在腦筋不正常的狀況下……畫對圖卻連標錯兩題標記,然後又把數字倒過來看……
成積是還好,但是都做對的狀況下還被扣到分數真的是很該被打一打。

下課後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問小吉狀況,護士說牠還沒很醒……要我晚上再去接牠。所以等到……對不起,我等不到原本約的八點,七點半就到醫院等著領牠回家。
那也因為今天沒有很多動物,所以很快就進的去診間。一進門沒哈啦太多,醫生就問我們要先看鼠還是先看東西。

東西??

誰管東西啊…小吉咧!
急忙的打開籠子,就看到前腳很努力在撥頭套的小吉花……

牠從稍微醒開始就很努力的在撥。」醫生如此說,我當然很相信……牠現在跟本就是拼命的一直在想辦法抓,但醫生他們怕這個頭套掉,還在上面打了一隻釘書針!
套子尖的地方都有用藥用膠布給貼住了,這下就不怕會戳傷牠了。
醫生是說這個可能會撐不了多久……有些鼠可是強到當天就弄掉!所以黏的緊外還要補個一針……我想這樣就很夠了。

那醫生的建議是說至少讓牠戴個二、三天,避免牠自殘。
必要的話我會讓牠戴到三、四天……只不過回來後我是傾向星期天晚上就給牠拆了……牠這樣跟本就沒辦法進食,我只能餵牠喝糖水。
這不太夠!我今天下課先回家的路上還想說要給牠買紅豆(有人這麼建議),還有特別買了小蘋果,等牠回來切給牠小小片的吃。
必要的話我會想辦法去買麵包蟲回來給牠!
(話說這是只有在跟釣魚有關的地方才買的到嗎??)

當然,小吉看完確定牠還很ok的時候,再來就是面對那個醫生拎在手上袋子裡的紅紅東西……這就是醫生講的東.西

那是小吉的子宮……兩粒,一個腫的跟姆指頭指甲一樣大,一個則是小指頭的指甲……
而且裡面還都是膿水……嗚!

也因為真的腫的有點大,所以這次切的傷口也大。
那回去後也是跟人開刀後的照護是一樣的,反正牠在現場也拉了幾粒,然後也尿過了,吃是不成問題的。
只要小心牠不要有自殘行為或是活動力下降……

我現在煩的是這週天氣又要變冷了,現在牠只能喝糖水的狀況下是不是要餵的勤快一點,多餵個幾次這樣。
藥是一天三次,三次我都會餵糖水……給的葵瓜子都不吃,這樣實在不太好……但是牠沒辦法用前腳拿著東西吃,直接餵的話牠又沒辦法放到夾囊裡……牠吐出來了。
頭套到星期天就拆了……我餵多一點。

牠回來後還是在撥頭套。
但是剛剛好像已經放棄了……連同籠子放在旁邊,牠現在一直拿的忿恨的眼神瞪我耶……

乖~這是為妳好~
後天就可以拆花花了喔~~忍一忍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傻子/機長/まゆう 的頭像
傻子/機長/まゆう

傻子.機長=>惰落

傻子/機長/まゆ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