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為了這件事,我悶了半個月。
不是為了聯絡……同樣都是花錢,我寧願把錢砸在紅包上也不想砸白包。
當然這個抱怨也不是在氣說我要包白的這件事……

生死有命,人生無常……很多很多的文章都告訴我們,不要想著以後如何如何,等到那時也許就來不及了。
當五月確定Q爸癌症的時候就覺得怎麼會這樣……雖然後面還是有些好事發生,但月初來這麼一下我真的覺得被連番重擊……

我記得やすおさん有兩個女兒,沒記錯。
之前去靈堂上香的時候看著堂上照片……也才沒過幾天,我還是記得當初走那段小坡的時候多希望這是搞錯人了。
我還記得當初小朱車禍後在ICU看著頭腫大、昏睡中的她……前一週週二中午在教學大樓門口穿的美美的回答我的問話說:『很好看吧。』的那一瞬間。

腦海中都是一抹抹的笑。

而這種場合總是會讓我的腦海中劃過一個又一個送走的親朋好友。
不論是小時候在醫院裡看著抖著手躺在病床上的爺爺,還是僅去醫院探病一次的大伯娘,或著是在ICU裡面的小朱、還是掛著呼吸器卻還是認得我的蔣奶奶……
我討厭送人。

今天下午去到現場,只有まもるさん有跟著來……
談了很多……まもるさん是在保險業工作,當然對這些也很有感觸。雖然我不是跟他簽的保險……他是談了一些關於最近他公司那裡新辦的產品,這些就不多談了。
很明顯的感覺得出來他有女兒後的確更穩重了。

很可惜的是我們這群認識的朋友沒有在時間內約出來見面、聚餐~
やすおさん唱歌的樣子(應該說是歌聲)還記在我的腦海中……還有上課的時候風趣的應答。

機會溜走了就不會再回來了。
也許就是因為這點心裡很悶……可以說是嘔了。

我討厭送人。
以後也會繼續討厭!

但是當人年歲走到一定的時候,送,就是一個不能逃避的問題了。

傻子/機長/まゆ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