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中的清鈴,安份守己   只懂得歌唱。

安撫著焦燥的飼主,只要輕聲的吟嚀。
給予己身的一切切,柔亮的啼叫著…

情緒波段平復,
  卻是靠著佔用他人權益。

輕柔地吟唱著……漸漸,沾染了雜質。

 不.再.清.脆。

變調的歌聲,破滅的仙境。
只剩下

殯死的人兒,唱著毀滅之歌。

傻子/機長/まゆ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