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難得在看完片子後,跟Q爸的聊天當中轉成了全家一起聊天的狀況。
然後也很難得的聊到了身後事的部份。

生死有命,我是滿不介意談這個的。
畢盡我不希望他們什麼也沒跟我談過,然後在旦夕禍福不可知的狀態下做了並不是他們想要的……

自己的部份是很簡單,就燒一燒撒海裡。
我一直很喜歡多年前在中時的副刊裡看到的某篇文,大概的內容是一個女兒在懷念自己爸爸的過往。
隨著兒女的工作四處為家,一下在台灣、一下在上海、一下又在美國、一下又是在加拿大。父親每到一個地點就會買地準備自己的身後事,怕是給女婿、女兒麻煩。但最後都煩了……老父親也因年歲到了,在病床前跟女兒說不要葬了,直接燒了撒海裡。最後走了,女婿就嫌麻煩,但女兒還是照著老父的最後的心願,燒了撒海裡。
最後倆人離婚,在女兒孤單時思念著老父親時,就到海邊聽著浪花聲……

不得不說我受這篇文的影響很深,所以我一直希望我在身後也是這樣。
啊,燒給我的東西除了電腦外,大概得燒個塞滿硬碟的機房給我。

所以今天聊天的過程中也談了這些,然後Q爸也說了,他希望他身後可以做大體老師,Q媽也說她也是。然後最後都是燒掉這樣。
燒完後到是沒說是要怎樣,但Q媽說她不要設牌位這樣。
不要也ok啦,我會照著像西方人那樣清個位置放滿相框這樣。

既然說清楚了,這下也沒什麼好煩的了。
這篇文就當作一個記錄,避免我忘記這麼重要的事。

只不過他們還是沒告訴我要燒什麼東西給他們啊……算了,有欠的話會來找我跟A敏要的。
我就怕他們嫌麻煩懶的來跟我們講……怕我不耐煩的話找A敏講,讓她來找我說清楚~~我們姊妹倆個分工很愉快的。
下次再聊到這種話題的話再跟他們問吧。

    全站熱搜

    傻子/機長/まゆ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