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家裡如同二十世紀戰爭近代史一樣的戰過程……可以說在上個星期六劃下句點。
但是不代表我不用報告的。
本人奉行透明化原則,該講的、該說的、該追問的一個不少。
所以這次因應同學聚餐的事,留宿外公家一個晚上當然得好好講清楚、說明白。
專任祕書是很忙的。

不過咧~~~~~它XX的,下次要拷問的話一次來行不行?
我是病人,話不要讓我講這麼久嘛……而且重複一直講感覺也很跳針。有效率一點,一次全來,有細項再私下問~~~
透明化、透明化、 透明化、透明化、透明化、透明化、透明化、透明化、透明化、透明化、透明化、透明化、透明化、透明化!
我很樂意就我所知道的事情全吐一吐的!

開玩笑,再不講我壓在心頭上也是很過意不去啊~~~~

而且總覺得我這半年累積的壓力好像也是導致我這四個月以來一直病個不停也有關。
昨天早上去家醫那裡看病他還煩的要死,說什麼要是一直這樣下去我淋巴腺就會腫到不會消啦……

這要叫什麼?豬脖子

現在原本肩桃腺的位置好不容易消了(但是有肥肉XDD),這下又得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腫的話……
直接把我的鼻子切掉,或是換個脖子算了!

不管怎麼說,該講清楚的還是得講。
反正我是有簡單講過我的底線:給我難看,就給你難看。
管你是老爸還是老媽還是老姊,一個一個我都不會放過!

多少也聽一些其他人的想法,現在想想還是覺得我的考慮還是不夠周詳。
但是話講清楚,說明白後總覺得肩頭上的確是輕了一點。
這輩子還真的是……長這麼大,我從沒有比這個月過日子時更能感受到所謂的壓力。

大到想要逃避,大到想要找個地方乾脆就當個失縱人口……但是說實在話,畢盡我也知道我沒這個決心當然還是乖乖解決這個問題。

我還是會怕啊……用我的解決方式最後還不能解決的話該怎麼辦?
碰到這樣的話也不是說分開一陣子就能解決的,好在的是鬧冷戰的倆個人還肯聽我說話就是了。
不然聽不進去的話現在我應該仍舊在地獄裡生活著……還會巴不得假日去加班喔~就算把手指頭整個弄到壞掉也再所不息!

手指這個我已經償到苦果了……就算回到家休息好幾天也仍舊是痛的要死……不動也痛,動了也痛…再加上發燒弄的,慘上加慘。
(這已經不是要在頭上寫個慘字可以比的了…)
而且最糟糕的是連同關節旁邊肌肉也開始跟著痛!
現下不只滑腱炎,連肌腱炎也出現了嗎??

NO~~~~~~~~~~~~~~~~~~~~~~~~~~~~~~~~~~~~~~~~~~~~~~~~~~~~~~~~~~~~~~~~~~~~~~~~~~~~~~~~~~
 
反正今天利用機會,在表弟那裡拿了些好物回來。
這一週在家繼續休息,晚上就來拼片子吧!

還要把之前的清單看一看 ,多少會好一點吧……希望如此……


畢盡星期一到辦公室一大早開始就要補昨天休息該送出去的表單……那也是一堆要key in的……

傻子/機長/まゆ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