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eft  Hand of Darkness
出版社:繆思(奇幻館)
作者:Ursula K. Le Guin娥蘇拉.勒瑰恩
文案請上Books看。zhwiki也有介紹頁面。
當初會拿這本不是衝著娥蘇拉老師的名聲(畢盡才剛看完地海),而是博克萊在推本作時的試閱讓我想到了田中挖坑王的某篇短篇文章,接著才是因為地海系列讓我看的很著迷才帶的。

可惜拖太久看完它,現下找不到當初看試閱時被戳中的那個點了。
(但是現在看了一下,是記得戳到的是戰場夜想曲這套裡面的吧……)
意外的卻戳中了另一個點……

頭上開花的事情就不在正經文裡面說了。
(只不過……沒意外的話應該會提到吧)

書推出來的那段時間正巧看了不少書,最值得一提的應該是樹夏實老師的獸王星完結。
然後文案看的滿意,最後前面看不到一章就一直停到今年才看完……四年時間真的不算短。
(而且我要沒記錯,blog開始的時候有寫過我訂了這本……那應該是2005年入手的,至少也有三年)
那關於人物的雙性設定……好吧,畢盡接觸成島ゆり老師的作品比較早,所以也忍不住會很直覺的聯想。
(其實連故事的部份輪廓都很類似)
當然啦,故事的深度完全不一樣,所以也沒有那一套比較好的問題。

不管怎麼說,也因為跟成書的年代太過久遠,對於雙性人以及性變化時期的題材不會覺得特別驚豔了。但是本書當中穿插的故事(也許該說是冬星上的神話)卻是比本文更讓我喜歡。
畢盡埃斯特梵的在一開場的擔憂讓我摸不著頭緒,中途在奧爾戈的行動也讓我不是很懂。
我的思考模式就如同剛到冬星的真力.艾一樣:若是想怎樣,那接下來的行動當然是這樣。

也因此雙方不同調的行動造成更不能理解(或說是埋怨也可以)

就我的理解方式,就是很簡單的雞同鴨講
A做他所認為對B好的事,B不這麼覺得就做了一堆他認為該做的事,卻跟A想要的結果不同。
嗯~~雙方沒有交集……

對於這個孤身一人下來的機動使來說,艾先生的行動跟思考模式有的時候也有給我一種自以為是的認知。
單獨一人是禮數,兩個人就是展現侵略;一個脆弱的個體無法構成威脅;如果傳達訊息的只是一個人,接收訊息的人就不會覺得受到威逼、才能客觀地思考訊息的涵意。
踏上別人的地盤,而且明知自己的目標在於那裡……卻在行動的初期沒有給予埃斯特梵必要的信任(不是全然,但是就行動上也應該要)導致雙方的不幸。
這裡的危機到底要算是誰給誰的?

外交是相互給予利益。
在還給不出實質賄賂時也該膽大心細的行動,但是不可危及國家利益。
所以在初期到中期(該說被丟到農莊前)那段時間裡,扣除到芮耳預言堡的部分外,真的覺得他只有思考他的行動這樣是否可行,卻忘了這裡最重要的一件事。

習縛規色。

為此讓自己陷入了大危機,被下放到農場勞改!

而到了後期在埃斯特梵救出他,倆人在冰原上的旅行、相互的交談,這個時候才能了解埃斯特梵到底為了這個不夠仔細的外星人做了什麼。
他自己又在顧慮什麼。

從接受外來資訊,發現沒有(大型)戰爭的冬星逐漸走到了這一步。
能避?不能避?怎麼避?

開頭不了解他,跟艾一樣一直到了旅程才懂。
交心似的談天說地……

雖然最後……


該怎麼說,看到最後性別議題我反而不怎麼在乎。
同之前說的,因為跟成書年代差太遠了,在已經接受過很多新知識、新想法後當然不覺得這是個多怎樣的問題。
所以最後有印象的內容,都在本書裡面的神話故事。

光是黑暗的左手,
 黑暗是光的右手。
 雙身合一,生命與死亡,
 並肩躺臥,如情慾勃發的愛侶,
 如緊握的雙手,
 如同終點與道路。


再看這首敘事詩,一股失去知音的感覺油然而生。
對於艾,對於埃斯特梵,對於雙性人,對於男與女,對於內與外,對於這裡與那裡……

雙雙、對對,兩兩相接。
如同梅比斯環。

全站熱搜

傻子/機長/まゆ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